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观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观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观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观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观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观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观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2018年08月09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为了先锋的实验
——观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胡晓军

  小剧场戏曲从舶来的小剧场话剧衍生而来,拥有鲜明的民族文化特征,成为西方小剧场戏剧所无、中国小剧场戏剧所不可缺的重要成员。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中国小剧场话剧渐趋商业化和商品化,小剧场戏曲的先锋性和实验性相对抬升,呈后来居上之势,在故事的编织、主题的提炼和艺术的创新上,均出现了一批颇为可观的景象。

  由上海淮剧团演出,管燕草编剧,吴佳斯导演的小剧场淮剧《画的画》,原名《逐鹿中原》,演绎在不知名的古代,朝廷悬巨赏征求一幅名为《逐鹿中原》的古画,据说此画之中,暗藏治世良方、安邦妙策,皇帝得之,等于拥有太平盛世。七品县官陈海山闻听,认为是飞黄腾达的良机,因他知晓自己的亲嫂家传此画,于是一面上表朝廷立下生死状,一面先后用苦求、偷盗、抢夺等恶行胁迫兄嫂,直至将兄长入狱,以迫嫂子交出古画。正当陈海山如愿以偿时,却先被嫂子告知原画已轶,此件只是前朝画家的摹品;又被钦差告知,皇上真意其实不在寻画,而是藉此考察大小官员,对欺上瞒下、投机逢迎、鱼肉百姓、作恶枉法之徒加以惩戒。原来最初圣旨颁布后,上至名门贵族,下至大小官吏,都急忙忙、乱纷纷地现出寻画、偷画、抢画、造假之类众生相,其中廉耻丧尽丑态百出者,岂止陈海山一人。最后,陈海山在排浪般的道德谴责声中惊恐愧悔交加,一命呜呼。

  作为原创小剧场戏曲作品,《画的画》文学观念成熟,戏剧结构精巧,情节突转有力,舞美简约写意,唱做表现细腻,风格生动谐趣。虽有故事矛盾多于性格矛盾、情感波澜大于理性思辨的不足,尤其以众人“大批判”、狗官“挺僵尸”来形成戏剧高潮,反而削弱了作品的思辨力和普遍性,但在短短80分钟内,《画的画》假托古代人事,隐喻当代现象,仍值得称赏。最可称道的是,《画的画》从开初揭示官场腐败、社会陋习,到尾声标举治国理政从无捷径可寻,唯有爱民一途,表达了政治社会的终极理想是道德底线的维护和人文关怀的养成——这都是没有捷径的,正如古画中寻不到“盛世秘方”一样。戏剧主题的横向分层和纵向演进,在传统淮剧中是很难见到的,应视为在思想性上对传统的突破。自然,从小剧场戏剧的惯用眼光看,《画的画》也可视为一场对“人之异化”的展示,其既来自人性阴暗的一面,又来自外部环境诱惑的一面。但这也是二十多年前“当代都市新淮剧”所出现的情形,其现代色彩同样浓郁。总之,至少在淮剧的范畴内,《画的画》实现了一定的思想先锋性。

  与之相应,《画的画》体现了一定的艺术实验性。最显见的,是对传统行当的特殊处理。戏一开场,五名演员就各自道明了“生旦净末丑”五大行当,一来用于直接演绎人物,其中丑行应工主角陈海山,生旦两行应工主配,净末两行应工次配。这种“1、2、2”的行当配置,是传统淮剧剧目(包括《十五贯》在内)所没有的。二来用于拓展戏剧张力,五名演员在剧中多次跳出行当,或扮其他角色,或成歌队龙套,成为官场生态和社会生相的呈现,甚至在尾声组成“社会舆论力量”,对陈海山进行“大批判”。暂时抛开效果如何,此举至少起到了以少胜多的作用,更作出了全剧的总体价值判断。这更是传统淮剧剧目所没有的。可见《画的画》对传统淮剧行当作了“明分暗合”的处理,整个剧场出现了“观众看来有行当,演员心中没行当”的现象,这是主创匠心独运之处。另外,《画的画》将着现代服装的锣鼓手从侧幕改置于舞台中央,看似只是对演出形制的外部变化,实则含有“今之观古”的间离和暗示作用。

  以观赏《画的画》为由头,回溯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小剧场戏曲诞生与发展的脉络,简言之,即思想的先锋性与艺术的实验性相冲突、相匹配的过程。早期,受西方理念和手段的影响,小剧场戏曲作品多呈现“前重后轻”的状态,即艺术的实验性完全从属于思想的先锋性,导致戏曲本体受压而发生变形、异化;后来,随着传统文化自觉逐渐上升,许多传统小戏经外部重组和包装后,纳入了小剧场戏曲的范畴,作品多呈现“前轻后重”的状态,艺术的实验性因思想先锋性的淡化而淡化,观众所见只是戏曲在形式上的新异而已。现在看来,无论小剧场概念利用戏曲艺术,还是戏曲艺术利用小剧场概念,都是将对方视为工具的行为,都很可能发生本体变异或思想性与艺术性脱离的问题。笔者以为,从现代思想和艺术观念出发,以思想的先锋催动艺术的实验,同时尊重传统艺术本体,为现代性的戏曲化表达和传统戏曲的现代性转化同时寻找更多可能性,才是当代中国小剧场戏曲健康发展的正途。其中,对传统戏曲符码的解构、变易和改造,须以思想性的突破为前提,即“为先锋而实验”而非“为实验而实验”。即便如此,由于牵涉传统“非遗”,这种实验也应慎之又慎。

  《画的画》将两者作了对等的处理,完成了较好的契合。其唱腔基本沿用传统,自由调、靠把调、拉调、小悲调、马派自由调除稍作精简外,几乎原汁原味;念白身段根据人物和情节所需,作了多处现代语言和动作的改造,效果优劣参差,某些现代语言的使用,剧场效果不大,甚至有点别扭。至于音乐配器,除主要唱腔外做了较大的变化,最明显的是将电声与锣鼓点结合起来,增强了现代意味且无违和之感,起到了间离与联系的双重作用;舞美语汇简约,既来自于一桌二椅的传统,又发自于化繁为简的现代要求,至于能否呈现得更巧妙一些,有待于演出实践的磨合。

  《画的画》剧终后,演员们就地玩起了现代歌舞,由于不在剧情之内,所以显得可有可无,自不能算入艺术“实验”的范畴内。不过此举得到了不少青年观众的追捧,不妨继续下去。笔者之所以提起这一模仿痕迹颇重的“谢幕”,是想强调小剧场之“小”,不仅是指空间的小,更是指演出场景的随意性;小剧场之“剧场”,不仅是指其为戏剧,更是指其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戏剧,也包括了演出的随意性。由此,小剧场戏曲明确地指向了抱有对传统戏曲很不相同的审美期待的观众群体,即那些希望从较特殊的观赏体验中得到较特别的思辨性的人们——他们显然有着年龄层次和知识背景的框架。《画的画》所期待的观众,是否懂得淮剧、懂得多少淮剧,并不重要。作为观众,可将《画的画》视为不仅是一部淮剧,甚至不是一出淮剧。笔者这么说毫无抹消淮剧本体之意,而恰是对淮剧为当代小剧场戏曲,乃至当代戏曲寻找更多思想和艺术可能性的一种寄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为了先锋的实验
生活真的很美好
剪纸
泸沽湖
人间“天堂”
参观巨港郑和清真寺
虹口报副刊04为了先锋的实验 2018-08-09 2 2018年08月09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