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走在甜爱路上
  ■缪迅

  鲁迅公园边门南侧、四川北路山阴路口,有一条叫甜爱路的小路。我在这条甜爱路上走过多少回,恐怕也是一个“大数据”了。因为工作单位靠近甜爱路,所以,只要天气晴朗,不冷不热时,午饭过后,我就会信步来到这条小路。

  甜爱路原来叫靶场内小路。1920年筑,名公园靶子场路。又因与那里的一条石库门弄堂千爱里相通,又称千爱里(路)。抗战胜利后,起谐音改称“甜爱路”。沿路为住宅。

  这么多年过去了,多少情侣曾来到这条甜爱路上,手牵着手,卿卿我我地沉浸在“sweetlove”里。据说,情侣们只要到甜爱路来走一走,爱情就如同上了保险一样而坚固不变。也因此,这条甜爱路获得了“上海最浪漫的小马路”的美誉。

  此刻是秋日的午后,温暖的阳光铺洒在甜爱路两侧,阳光下,高高的水杉树和绿叶浓密的梧桐树熠熠生辉,地面上泛着斑驳陆离的光亮。阳光也洒在我的肩上,感觉这条甜爱路对我也有那么几分爱的暖意。

  可能是要保持市容整洁的缘故吧,甜爱路东侧那夸张恣肆的“爱情涂鸦墙”,已被雪白的粉墙遮盖,全然见不到一丝痕迹了。

  如今的甜爱路上那些爱的元素或景点,已剩下不多,较夺人眼球的是在甜爱路与甜爱支路街角口的一只特别的爱情邮筒(从邮筒投出的每一封信函,都会被盖上一枚英文爱的邮戳),街角还有一间小小的“甜爱咖啡馆”,对着爱的邮筒和甜爱咖啡馆拍照的人多,进去喝上一杯有点甜有点苦的咖啡的,寥寥无几。

  甜爱路最“吸睛”的风景,就是从甜爱咖啡馆一直到南边路口的一面由中外诗人所写的爱情诗组成的“爱情墙”。沿着爱情墙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可吟咏或默读着那些千古流传的爱情“金句”:“当你抬头望星星,我的爱人!我愿成为天空,用千万只眼睛,好好将你打量。”——柏拉图;还有雪莱、李清照、徐志摩、舒婷、顾城、戴望舒……一面长长的爱情墙,镌刻着古往今来对“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追问。我仰头辨认墙上一个个名字,一行行诗句,经浓密枝叶过滤后、清冽透亮的阳光滑落进眼眸,然后,温柔地流淌进我心中那一块圣洁的园地。

  上世纪八十年代,算是诗歌爱好者的我订了一本《诗刊》。1985年5月,我在《诗刊》上读到女诗人张烨写的《车过甜爱路》。诗中如是写:“破旧的书页散发出芬芳,身体在车厢摇晃,而心却遗失在了甜爱路。这是甜爱路,落单的人请绕行。”“车过甜爱路,没有停下,我一声也不响,心中的天空正在下雨。”

  女诗人在诗中刻骨铭心、细致入微地融入

  了她对美好爱情求而不得的心境和对真纯爱情的执着向往,表达了很多和她相同或相近的“大女的心律”。我这个“大男”也不由得为诗中溢出的那一种“并非淡淡的忧伤”而深受感染。

  纵观人的一生,有的人爱情之旅一路顺畅,真是“转角遇上爱”“爱情敲上门”;有的人或者说更多的人则未必了,对她(他)们而言,爱是可遇不可求的。甚至执着追求爱情终生却未能如愿,且不愿将就的她或他,宁愿终身不嫁或不娶。这样的“杯具”还真不少。对她或他而言,坚守爱的初心,其漫长的人生之路,无疑比别人走得艰难和窘困得多。

  这条甜爱路,始终毫无偏见地迎候着每一个人的到来,轻柔地抚慰着寻求美好爱情而未能得到的失意者。很简单的道理,人们的生活有了爱情确实能增添几分浪漫,若没有,无碍,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和“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定力,依然可以活出更优秀的自我,笑对人生。

  数百米长的甜爱路,并不是两头都通畅。从紧靠山阴路和四川北路的甜爱路南边路口走进去,走至与甜爱支路交接处,然后再往北走下去,走到路的北端,便是一个大约建成于十几年前的小区,小区只有一个出入口。这个小区所在地大概是原先的“千爱里”吧。走到这里,甜爱路就走到头了。如果执意要走到底,小区里的一堵围墙便挡住了你的脚步,只好悻悻而归。转过身走向路的南端,走到路口,便是视野宽阔、繁华喧闹的四川北路、山阴路口了。

  或许,从中可以得到这样的隐喻:爱情之路非越走越通畅、越走越美好的。倘若爱得过于偏执、爱得过于沉溺、陷得太深,那么很可能就会像走进甜爱路北端那般,走进了一条“死胡同”。明智的做法是“迷途知返”,赶紧地“熔断”曾经的“爱”重新启程。正如走向这条甜爱路的南端一般,“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眼前霍亮地抵达一个会给你带来真爱的人生新境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梦想飞过北外滩
《春山图》国画
走在甜爱路上
篆刻
夜之魅
陪母亲赏荷
《采桑子·重阳》书法
虹口报副刊04走在甜爱路上 2018-12-06 2 2018年12月06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