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读《欢章散文》
~~~——读《欢章散文》
~~~——读《欢章散文》
~~~——读《欢章散文》
~~~——读《欢章散文》
~~~——读《欢章散文》
~~~——读《欢章散文》
~~~——读《欢章散文》
2019年02月02日 星期六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此间乐,不思俗也
——读《欢章散文》
  ■宇锦

  欢章先生出版了他的第四部、也是最大的一部散文集《欢章散文》。他在序文的末尾写道,愿这本书“成为我这个‘80后’老人散文新篇的‘序文’。春天就要到了,那是一个万象更新的季节”。

  此刻我正指头冰凉,在零下八九度的凌晨写《欢章散文》的读后感。那个段子里戏称的“冰箱里的灯”渐渐出来了,果然是小小的、冷冷的。但我已心头温暖,似已感到了它在春天该有的大小和温度。对于一位真正的乐观主义者而言,冬天越冷,春天就越近;年事越高,心灵就越纯净。

  我对他的前三部散文集《阅读美丽》《回看风华》《写在心上的故事》,都曾拜读,发现此书不仅精选了前三部的佳构,而且增加了数十篇的近作,分别编入“墨香方干”“岁月留声”两缉。这是他作为一位散文家,对自己旧作新篇的自选结集。第三缉“海上文评”,收入他对数十位上海现当代作家的散文的评论。他曾著有《现代散文艺术论》一书,这些文章多为此书精选而来,既是他作为一位散文理论家的部分研究成果,也可视作一批富含学理和机趣的散文来读。第四缉“回音缭绕”,纳入的并非他的作品,而是沪上多位作家、学者,包括他的学生对其散文创作和研究的评论文字。前两缉与第三、四缉彼此独立,并列互文,形成了欢章先生散文创作、评论和理论的一个完整的体系,使他集五六十年散文创作、学术研究与教学实践为一体的精神形象,犹如冬日渐成春日般越来越大,越来越温煦起来。

  通常情况下,文学创作与理论研究要么择其一而登峰顶,要么兼两者却皆不达。原因是形象思维与逻辑思维有彼此对立的特质、时相冲撞的情形,要在之间自由切换和融汇,十分困难。欢章先生以其对散文自小生成、至老不易的爱,先以深刻的思辨力作为散文的基色,再以浓烈的情感力作为散文的亮色,终于接通两端,左右逢源,俱臻佳境。对于现当代散文的名家名作,他作了大量的实证分析,从鲁迅、巴金等文坛巨擘到丽尼、陆蠡等不太为今人所知的散文家,从杜宣的朴质风骨、钱谷融的散淡人生到余秋雨的人文行旅、程乃姗的海派气质、赵丽宏的诗性写作,再到丁锡满的率直性情、季振邦的幽默笔调……通过历史的、社会的、文学的与艺术的视角,多方位勾勒现当代散文的本体特质及规律,多层次揭示时代、地域、社会人文潮流与作家知识结构、道德修为、个性禀赋、创作风格间的必然联系。在这一宏观微观结合、理性感性互通、反复剖析与综合判断的过程中,他既从中得出观点,又向其中注入观点,客观、由衷地得出结论,发出真诚的赞美与善意的批评。这正是他将自己的研究,视为一种“再创造”的原因。这种“再创造”从理论层面自然地进入了创作层面,便成了“再创作”。他提出当代的散文创作应充分注意吸收前人和今人的一系列“有益之处”,包括外在是特别贴近生活、有意味的抒情与和谐凝练之美;内在是心灵的自由、阅历的丰广、情感的真实和思想的深刻,凝结成“散与不散”“洗练与多样”“朴素与深厚”“丰富与深沉”“自然与技巧”等众多的辩证统一体,并以“新、深、浓”三字加以高度的浓缩,终于指向“真、善、美”。他更将这一系列“有益之处”化作自己的创作实践,成为自己所构建的理论的践行者,十几年来用自己的眼、心和笔,向着生活美、艺术美行进,作为自己不断“改进生活的一种努力”,故而——

  欢章先生的散文极亲切,内容皆为寻常人事景物,情理由此自然生发,读之如观其人面、似听其人语。就在这亲切流畅的文字里,章法自然形成,更昭示出于平凡生活中蕴含的绚烂至理,人人向往却或者忘记、或者忘言的美好。也许这便是真正的深刻,或者说,深刻唯有与亲切水乳交融,才是它的真正意涵。

  欢章先生的散文皆简约,篇幅字句如其诗般凝练。中国的诗与文本为一体,只因百多年前文言文与白话文的断然切割,使两者的文脉发生了隔离。欢章先生集诗人和散文家于一身,对此了然于心胸、出之以笔端。我认为文章越是简短,越能检验作家对思想、情感的收放能力,也就越能考验作家在章法结构、字句文采的技巧水平。也许这便是真正的技巧,或者说,技巧唯有与简约合为一体,才是它的完美呈现。

  欢章先生的散文富诗意,在亲切和简约的字里行间生长和跃动。无论创作还是理论研究,散文都是似易实难的——易是易写和易谈论,难正由此而生,正跃跃欲试地将人变得浅薄、世俗而不自觉,变得狭隘、狂妄而不自拔。唯有一颗诗心,化作一腔诗意,方可升腾至这座迷宫之上,看得精微而博大,看得清晰而透彻。也许这便是真正的感性,或者说,感情唯有强大理性的支持,才是高贵和值得尊敬的。

  欢章先生好读书,多著述,在他坐了三十多年、仅有十二平方米的书房里,高则至顶,低则齐腰,堆满了书。或可以说,他的屋子是用书、用文字、用文学来装潢和装饰的。他在《我的书房》一文中写道,在此品茗读书、钻研学理,尘虑顿消、烦嚣远去,获得了在精神世界的自由,获得了一种空灵驰骋的快乐:“此间乐,不思俗也!”

  好个“此间乐,不思俗也”。欢章先生在简约的物质中搭建丰赡的精神家园。我发现最高级的乐观,要胜过最高级的悲观,这既因为人总要生存和发展、故而总要希望和未来,更因为乐观必然从悲观中走来、并最终站在了悲观之上。从贫穷的城市童年到刻苦的学堂少年,从快乐苦闷交织的干校青年到从自觉自信洋溢的学者中年,再到期待又一个“万象更新的季节”的老年……从《欢章散文》里,我寻到了我们上一辈知识分子所走过的大略相似的历程。也许他们的人生经历我们不复体验得到,也许他们的生活经验我们极少感受得到,但透过这些,他们那“此间乐”的出处与去向,即爱生命、爱生活、爱一切美好的人与事物,并用爱彻底地撇弃了怨、撇弃了恨、撇弃了黑暗和抑郁的乐观主义精神,犹如水在升华中滤尽了灰尘、变作白云,又如光在坚持中穿透了雾霾、现出澄明,是我们须要去仰望、去追寻、去成为的——为了挽救自己、为了挽救自己身处的这个社会。

  (《欢章散文》,吴欢章著,上海大学出版社2016年1月第一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此间乐,不思俗也
《大千精舍联》书法
青帆
美术馆
难以忘怀的年夜饭
一朵花新
羊汤
《拙政园》
虹口报副刊04此间乐,不思俗也 2019-02-02 2 2019年02月02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