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2月02日 星期六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羊汤
  ■钟穗

  初冬的家乡,像事先约好了似的,刚送别桂花的阵阵芬芳,又迎来了羊汤更为浓郁的气息。

  徜徉街巷间,那到处弥漫着的稍带些许膻味的羊香,不仅将城乡周遭渲染得暖融融、香喷喷,同时也带动着味蕾的层层苏醒。

  循着香雾望去,一间间门脸不大的羊肉馆,有些连店名都没有,只有门前高悬的“羊汤”幌子,于北风劲吹下,猎猎作响。随便选一家,撩起沉重的门帘进得门去,一股鲜香伴着热气便扑面而至。

  此类小店通常局促得很,小小的店堂最多也就容纳三四个小方桌,但美食不在于外部,在于内容。店内擦得锃亮的玻璃柜里,摆满了羊肉、羊脑、羊肝、羊心、羊肚、羊鞭……几乎囊括了羊身上的所有部件。掌勺的老板兼伙计当柜而立,一刻不停地在案板上秤切着羊肉,而身后的那口锅内,羊骨头正在汤里静静地释放美味,把冷飕飕的冬日翻腾成暖洋洋的春天,诱惑着你不由自主地加快步伐,走上前去。

  我打小就喜欢喝羊汤,尤其是冬天,一得闲便会跑去附近的羊肉馆,舒舒服服地喝上一碗浸透了家乡细腻灵透之气的羊汤。不单纯为了果腹或是驱寒,更多是欣赏店家炮制羊汤的过程。

  当你点好东西,老板立刻取过一个海碗,往碗里放点切好的碎羊肉。随后移开锅盖,舀一勺滚烫的羊汤——第一勺是用来预热羊肉的,热完后依旧倒回锅中,接下来的几勺,才会真正冲到碗内。

  汤入碗,冲开羊肉的同时,也氤氲出满室芳香。老板毫不吝啬地给汤里撒上大把蒜叶,再放点盐,一碗鲜美润热的羊汤,便端到了面前。

  若将红烧肉喻为爱如热火的大菜,那冬天的羊汤绝对是一碗柔情似水的小食。一碗千沸万滚熬出来的飘香羊汤,羊脂化形成的金黄油花,碧绿蒜叶于周围散开,嫩滑的羊肉在清清白白的浓汤中,恍如江南小巷中的丝丝春雨,剔透到让你直咽口水。微微一吹,这素净中徐徐升腾出的缕缕浓香,袅袅地弥散开来,直透心脾。

  拿勺稍加搅拌,凑上前呷一口,香醇不腻,一股暖流从嘴一直落到胃,再向全身蔓延……由于融合了羊肉的精华所在,那汤汁在缓缓咽下后,随即让口腔内涂满了鲜意。

  再来吃片被煮得几近黏烂的羊肉。本地的羊肉馆,多用山羊,较之绵羊肉,山羊肉在吃口上肉质更紧、脂肪更少,更符合乡人的口味。用勺轻捣间,那羊肉片上便出现了裂纹。抿入口中,稍稍搅动舌尖,一种属于羊肉特有的纤维感,加上渗入其中汤汁的淡淡的香,在口腔回转,扩散开来。此时,一股满足的美,瞬间穿越了心扉。

  寒冷的冬天,当这样一碗汤清味醇的羊汤,连汤带肉,稀里哗啦地下肚后,喝来了额上的薄汗,喝跑了冬日的严寒和孤寂,很有一种饮食上的志得意满!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此间乐,不思俗也
《大千精舍联》书法
青帆
美术馆
难以忘怀的年夜饭
一朵花新
羊汤
《拙政园》
虹口报副刊04羊汤 2019-02-02 2 2019年02月02日 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