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客厅
  语伞

  它不是真正的隐士。

  隐于楼群,它用若干隐喻在向门外的人招手:

  沙发、椅子、茶具……一束干草散发的,想要采伐所有冥思的气流。

  我也在制造迎客幻象:

  借它身体中央的吊灯,帮它布置光线——像无数将握的眼神。

  一幅画使墙壁爱上了田园风情,窗口的瓷器与太阳微倾的影子不时私语,它们对窗外那棵树藏匿过何种情感?是不是客人来了,一棵盛年的树,就会从它们的嘴上暗淡下去?事实应是,客人来了,它们才会明亮起来,客厅才会明亮起来,沉寂已久的心才会明亮起来。接着是果实、荒芜、春天,时间的数数重逢。

  我常常在客厅的腹部走来走去。

  急促的脚步,掩饰了日常的平庸。缓慢的,有时是智慧,有时是我对生活的犹豫。我对一些不可名状的脚步悬挂警惕。

  我想把脚步的速度分解,与远道而来的客人谈论和享用窗外的风声。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客厅
冷馄饨
吆喝声声意味长
那些挂蚊帐的日子
图片新闻
新中国圆我“工农兵”梦
图片新闻
虹口报副刊04客厅 2019-07-11 2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