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吆喝声声意味长
  ■陈茂生

  “回收!彩电、冰箱、空调、地(电)脑……”一大早被窗外掠过的吆喝“惊梦”。不用看,就是那个50岁左右的汉子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缓缓驶过,车把缚了个小喇叭循环播放“川普”味儿甚浓的吆喝。他从哪来、啥时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有点苍凉的嗓音成了早上买菜、上学和上班的判定早晚的标准。因为小区门口贴着一张告示“小摊小贩不得入内”。不让进,人家就把喇叭开至最响,还贴从小区围墙过。门卫师傅只好尴尬地笑笑。有时还能听到相同内容的女版吆喝,普通话之地道恍若受过专业播音训练。就有老爷叔怜香惜玉:可惜可惜,完全好上电视台的。

  在小区绿地闲步,听得一群嬉戏的孩子用童声惟妙惟肖地模仿“回收……”,周围的旁人皆忍俊不禁而家长则不停呵斥。其实,童真自然天成,无需太多禁忌,只要欢乐就好。那些属于经典流传的“找呀找呀,找呀找,找到一个好朋友……”“小兔儿乖乖,把门儿开开……”等的确纯净、自如、彩色与欢乐,几十年间里当作幼儿园、小学表演与亲戚朋友聚会时的“显摆节目”,老子唱完了小子唱。好当然是好也有点腻,怎敌纵情吆喝透出肆意无羁的魅惑?

  从手提肩挑、推“老坦克”或独轮车再到骑旧电动自行车,禹禹独行地走街串巷是共同特点。高一声低一声的吆喝,即便属“勿听”的“非礼”,也透过门缝窗棂悄然飘进“做功课”、练钢琴的孩童耳中。在物资匮乏年代,一旦听得弄堂里有吆喝声,“不安分”的孩子会想方设法夺门而出,因为随之而来的不仅有拨浪鼓“咚咚”伴奏下的滑稽说唱,还有货担底下的神秘惊喜和胡编乱造的神话故事。那时的吆喝特点明显:同样是回收,“坏额(的)钢中豁子(铝锅子)、旧铜吊有乏?”那气韵用文字无法表述;还有“削刀磨剪刀”定以苏北口音为佳,其中第一个“刀”声调悠长,后仨字须极快地一气呵成;也有虚假不伪劣的“刨花生发水”,脱发是个久攻难克的世界难题;抹几下榆木刨花泡的水岂能让荒芜变葱茏?但的确是天然无毒环保的凝发剂,“轧朋友”必备品;听到悠长地“檀香橄榄卖橄榄”就仿佛有一丝檀香飘过。即便当下,在身边掠过一部在踏板、后座上捆扎着灰蒙蒙的电视机、电冰箱……的电动自行车,旁人也感受了在生活负荷下扬起的仆仆风尘。

  不同时代的烙印和明显年代感,专属的吆喝就是一代人童年的符号,也成了城市文化拼图里不显眼、也不能少的那一块。若干年后,语文老师在作文中看到学生将吆喝作为童年的歌谣不必大惊小怪,因为多角度关注社会,对于化解“成长的烦恼”多有裨益。作为一种文化遗产,吆喝自有独特魅力,只是在民俗集市上作为“非遗”节目的“爆炒米花”,那声吆喝怎就那么有气无力?关键在表演终不同于谋生。

  有统计说,每天服务一千五百万乘客的地铁到站提示音,堪称世界之最;而每天在密如城市经络般的马路、小区和弄里响起的吆喝“回收……”,受众不比地铁乘客少,只是难登大雅之堂罢。乱扔垃圾要罚款了,当为处理大件旧家电伤脑筋时,那一声吆喝可帮了大忙。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客厅
冷馄饨
吆喝声声意味长
那些挂蚊帐的日子
图片新闻
新中国圆我“工农兵”梦
图片新闻
虹口报副刊04吆喝声声意味长 2019-07-11 2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