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那些挂蚊帐的日子
  ■郑立华

  那些挂蚊帐的日子,掠过我的脑海,是因为季节来到了炎热的夏天。昨日,有只蚊子在我面前“嗡嗡”地叫,待我伸手去拍它时,它却一溜烟逃之夭夭。好不容易在墙角处发现了它,我一边准备用电蚊拍,拍它,一边自言自语,让你跑叫你躲。谁知那蚊子好像长了耳朵似的,只见它翅膀扇了扇——又要跑。说时迟,那时快,我举起电蚊拍,就听“啪、啪”两声响,一股焦味飘来……那一刻,记忆突然鲜活起来,我想到了自己年幼的时光,哪怕它已过去了五十年。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正是“文革”开始的年月,当时的我已有十来岁,每到夏天,我就会看到父亲找来几根细细的竹竿,他先是将节头上的刺一一削去,然后竖起四根竹竿,并用绳子把竹竿捆扎在床的四个脚上,再把剩下的竹竿横过来绑在竖起的竹竿顶端。我看见竹竿被父亲捆绑成一个四四方方的形状。接着,父亲拿来事先准备好的蚊帐,上下,前后,左右,依次把蚊帐的几个角几条边分别用绳子扎在竹竿上,很快一个形如四方体的“小房子”蚊帐就撑了起来,朝前的一面还有个可以向两边撩开的门,用以方便进出。

  那个年代我们住的是父亲单位统一建造的公房,大多数房子的房前屋后杂草丛生,再加上人们对环境卫生不是特别在意,东西乱丢乱扔时有发生,一到夏天蚊子特别多。这时候人们就会用挂蚊帐来抵挡蚊子的袭扰。看着有一个个小洞洞的雪白的蚊帐(后来知道它是用纱布做成的),我想着晚上睡在里面的安稳,又可以躲在里面看自己喜欢的课本,可以看父母买给自己的小人书了。

  记得那是个物质贫乏的年代,所有的东西都要凭票供应,就连精神生活也要自找乐趣,人们虽然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生活丰满起来,但是到了晚上,吃完了饭,大家放下手上的家务,喜滋滋地,仿佛约好了似的,纷纷来到房子的空地上乘风凉,聊家常。那时的人们心绪简单,夜晚,出去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感,也算是对生活的一个交待。每到这个时间点上,我从自家楼上看下去,总能看到三三两两,三五成群的男人女人,围成一圈,他们人手一把蒲扇,有的坐小板凳,有的坐竹椅子,还有人干脆把家里的草席拿出来铺在烂泥地上,三四个人围坐在一起,谁说话便听得一清二楚。

  当年大人们谈论最多的都是一些生活琐事,像东家米缸里的米只够吃两三天了、西家今天生炉子的时候柴火不够问邻居借了几根,等等。那个年代的人们很直爽,少有勾心斗角。听父母说,我打小就对天热不怎么敏感,不生痱子,不生疖子,对去楼下乘凉也不是很起劲,大多数时间是拿上几本小人书一个人钻进蚊帐里。母亲说家中的灯光本来就微弱,蚊帐里更是昏暗,不知道你是怎么看书的。我说我是趴着,用手点着字一个一个看的。有一次母亲从楼下回来取扇子,发现我已在蚊帐里“呼呼”大睡起来。母亲说,她见我浑身是汗,赶紧拿来扇子对着我一阵猛扇。长大后,我才知道我是个怕冷不怕热的人,以至于读书毕业后进了钢铁厂工作,并没有给自己的心灵造成很大的冲击。

  我家的蚊帐挂了多少年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些挂蚊帐的日子,是我童年最开心的日子。放暑假了,约上几个同伴去乡野捉知了,去小河边打水仗,冲凉水澡,一个夏天下来皮肤晒得黑黝黝,但整个人是无忧无虑的。到了晚上,早早地钻进蚊帐里,一把蒲扇,扇着,扇着,便扇去了白天的疲惫,令一颗心渐渐安静下来,这时候的蚊帐不仅挡住了蚊子的打扰,还让人期待生活会慢慢好起来,期待夜晚能做个好梦……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为了生存吃糠,吃野菜,如今幸福的生活人人都是受益者。我想今天挂蚊帐的家庭应该不多了吧,即使还有,那一定是人们想要用它来记忆那些挂蚊帐的日子,或是为这烦闷的夏天营造一丝生活情趣吧。要说防蚊,如今手法可以多种多样,防蚊贴,防蚊液,贴一贴,喷一喷,防蚊七八个小时已不在话下。再者,今天我们正在实行垃圾分类投放,我们的家园将会变得越来越整洁。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客厅
冷馄饨
吆喝声声意味长
那些挂蚊帐的日子
图片新闻
新中国圆我“工农兵”梦
图片新闻
虹口报副刊04那些挂蚊帐的日子 2019-07-11 2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