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昆曲《浮生六记》观后漫笔(一)
~~~——昆曲《浮生六记》观后漫笔(一)
~~~——昆曲《浮生六记》观后漫笔(一)
~~~——昆曲《浮生六记》观后漫笔(一)
~~~——昆曲《浮生六记》观后漫笔(一)
~~~——昆曲《浮生六记》观后漫笔(一)
~~~——昆曲《浮生六记》观后漫笔(一)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个含香带苦的法子
——昆曲《浮生六记》观后漫笔(一)
  ■胡晓军

  七月中旬,去了一天苏州。就在曲径幽亭、茶香弦音中,听苏州友人闲谈姑苏旧事,其中便有沈复及其《浮生六记》。可巧的是,就在前个晚上,我在上海大剧院观赏了同名的昆曲。戏一开场,芸娘已经仙去,空荡荡的舞台上只有桌椅一副、春凳一只、灯台一座、沈复一人。时值芸娘“回煞”(回魂)之夜,沈复备好妻的衣衫脂粉、所好食品,为妻招魂。全场观众与他一样,满心欢喜地等待他的爱妻于中夜现身,然后感天动地,最终转世回生,一如《牡丹亭》那般无二。我对回煞、招魂之事曾发感慨道,人对鬼的态度,并非一味的回避,而是有趋有避、有爱有惧的。趋的和爱的,是日思夜想的亲人;避的和惧的,则是陌路面生的病魔——这是因为绝大多数人,是因病而殁的。沈复对芸娘的鬼魂,爱自是远远超过了惧,趋自是大大克服了避。我自会心一笑,若将沈复及其《浮生六记》编演成戏,非昆曲是不能尽其好处与妙处的。

  但我很快发现,该剧的剧情未如所料的进行,芸娘到底不是丽娘。沈三白也不是柳梦梅,苦等通宵,全无消息,只得怅然作罢。“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的主题,是昆曲《牡丹亭》的,而不是昆曲《浮生六记》的。不但如此,该剧的题旨几乎与《牡丹亭》的相反,即“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亦为“情之至也”。我以为,在宗教意识很弱、轮回观念极稀的当代社会里,原创戏曲若欲表达如《牡丹亭》般的“至情”,仅靠“继承”或“转型”都不够,必须另辟蹊径,再设他法,比如借鉴现代主义理念,采取梦幻、象征或意识流手法等以达到既与古典戏曲类似,又与当代思维适配的审美效果。

  以我之见,略观剧作家罗周近年来的戏曲创作如《乌衣巷》《春江花月夜》等,其文学性逐渐增强,戏剧性则相应减弱。可能她认为追求文学性才是使古典美具有当代性的唯一法子。因此,她更注重对人道主义主题的提炼,更强调人物内心思辨与情感的挖掘,并以此作为戏剧性的动源,至于情节表面的戏剧性、矛盾冲突的偶然性,则越来越少的予以考虑和铺排。明乎此因,罗周选择“改编”这束“没戏”的古典散文的理由,便不难解释了。正如罗周所言,昆曲《浮生六记》的创作重点不在于描写“夫妻相识相知、相依相傍度过一生”的故事,而在于聚焦“悼亡”这一“生而为人所无能逃脱的苦痛体验”以及“自我慰藉的法子,哪怕它是虚妄的”。这个“法子”不是别的,正是文学创作。罗周的目的便是将沈复的散文创作,转化为自己的昆曲创作,将其文学性从纸面转移到舞台。其中的关键,是如何将沈复的创作动机转至角色的内心矛盾,进而成为戏剧的内在张力。我以为,这一创作理念显然是现当代戏剧应该具有的。这决定了昆曲创作必以“多取其神”为原则,以“将美赋形”为手段。至于如何将美赋形,具体便是将原著中夫妻的情感趣味、生活的细枝末节、行文的遣词造句的平面美,变为昆曲剧本、表演、音乐的立体美。对于美,诗人王辛笛说“美本身往往是愁人的,因为人们既可以从美的瞬间看到永恒,也可以视其为一朵朵飘忽来去的云,一纵即逝,令人怅惘不已”。我以为此言道中了散文《浮生六记》之美,也奠定了昆曲《浮生六记》之美的性质及风格。当美不再,自身尤存,人便愈发地念其美、感其愁,此时的人,最易被一种美与愁交织的诗意暗暗打动,被一种含香带苦的“愁美”轻轻打动。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秋日吟
《普陀宗乘之庙》
“厚积”才能“薄发”
一个含香带苦的法子
《忆江南黄山松》
初识神龙川
古镇夜景美
虹口报副刊04一个含香带苦的法子 2019-11-04 2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