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一版要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67年蜗居生活落幕
116街坊搬家率超九成
  ■本报记者 齐传彬

  早上6点不到,家住昆明路249弄的徐靖皞便早早地起床了,再次清点前一天已经收拾好的行李包裹,确认需要带走的物品无一遗漏。完成这一切后,他趁着搬家公司的车辆尚未到达,沿着弯弯绕绕的弄堂道路走走停停,想最后多看一看这个自己最熟悉的老街坊。“我今年67岁,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现在要离开了,既开心又不舍。”

  自8月13日二轮征询高比例生效后,本区最后一块“出让毛地”116街坊的居民就忙不迭地打包搬家,即使黄色高温预警天也热情不减,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如今不过一个月,116街坊的搬家率已超过九成,几乎成了“空城”。

  居民陆续告别老弄堂

  记者跟着徐靖皞略显兴奋的脚步,在狭窄的弄堂小道左拐右拐后,爬上一个低矮的木制楼梯,走在前面的他不住地关照道:“弯着点腰,小心碰到头啊。”几十年来,每次有外人到家里来,他都要反复提醒,俨然快成了一句口头禅。

  推开破旧的木门,徐靖皞的妻子正在用抹布清理一个三五牌台钟,大大小小十余个包裹分散在各处,使得这个总面积19.4平方米的房屋显得更加狭小局促。“陪伴了一辈子的老家具、老物件,能带走的并不多,但有几样特别的‘宝贝’感情很深,舍不得扔。”徐靖皞说,这个三五牌台钟是他母亲40岁时买的生日礼物,一直使用到现在。2003年,116街坊首次启动旧改时,母亲还一直期待带着它入住新房,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房屋征收工作起起落落,她也带着遗憾离世。此次房屋征收成功后,徐靖皞就决定搬家时一定要带上台钟,以后再带去新房,既是纪念一家人曾经的弄堂生活,也算是圆了母亲当年的心愿。

  交谈过程中,搬家公司的师傅们先后来到徐靖皞家中,扛着包裹上上下下忙碌起来。徐靖皞指着一张长不到一米七、宽仅几十厘米的小床说:“因为家里空间实在太窄,32岁的儿子至今还睡在这上面,这次搬家第一件事,就是给儿子买一张像样的大床,让他不用再蜷缩着双腿睡觉。”

  一件件包裹顺利装车,徐靖皞最后一次锁好老房子的门,然后前往弄堂内的房屋征收项目部上交了房门钥匙,67年的弄堂蜗居生活终于落幕。

  旧改也讲求“售后服务”

  本以为116街坊的旧改工作接近尾声,区第一征收事务所116街坊第二项目部经理陈超可以好好休整一下,但除了奔赴本区旧改史上体量最大的房屋征收项目——东余杭路(一期)这一新的“战场”,每天17:00至20:30,她都还要和同事们一起赶到116街坊接待居民,继续“白加黑”工作模式。

  陈超告诉记者,和很多工作一样,旧改征收其实也讲求“售后服务”,不是居民签约了就完成任务了,而是需要进一步帮助他们化解家庭内部矛盾,让他们高高兴兴地搬家,逢年过节还能坐在一起开心地吃顿饭。

  采访当天,陈超刚从一户共有5个在册户口的居民家中出来,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走访这户人家。原来,这个老房子的承租人早早就选择了全货币签约,但家庭成员对补偿分配方案存在分歧,互不相让,几次谈着谈着就不欢而散,实际居住在这里的居民也拒绝搬家。和居委干部排摸好这5个户口的情况后,陈超采取一个个单独谈,加上一起谈的方式,摸清他们各自的底牌,然后有针对性地做工作。目前,经过调解,5个家庭成员表示也不想因为旧改而伤了感情,愿意互谅互让,就分配方案达成了初步共识。

  据了解,陈超所在的第二项目部共负责近400户居民的旧改签约工作,截止记者发稿前,仅剩几户居民尚未搬家。“虽然每天早出晚归、忙前忙后,但看到居民搬家露出幸福笑容那一刻,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很值得。”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面向未来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67年蜗居生活落幕
区委常委会举行会议
吴信宝会见汇安基金董事长一行
市民现场学习自救互救技能
吴信宝慰问“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华磊
和爷爷奶奶一起追寻“光辉岁月”
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本市进行防空警报试鸣的通告
报头
虹口报一版要闻0167年蜗居生活落幕 2020-09-14 2 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