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生活,在燃烧中变迁
  ■费平

  那天搬家,在清理阁楼上的一只纸箱时,无意中发现里面还有一只九孔铁皮圆盘,孔洞里拖下九根用棉线捻成的绳线……女儿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宝贝啊?我告知她这是火油炉的灯芯!什么叫“火油炉”啊?怎么个样子的?呵呵,女儿这辈确实没见过火油炉。眼前这个灯芯是当年我读小学时烧火油炉(由于烧的是煤油,也称煤油炉)而备用的。因灯芯烧了时间长会逐渐变短,使原先盘在炉底的棉线不能吸附煤油而达不到燃烧目的,故父亲还特地帮我备了一只灯芯,何时发现那煤油炉的灯芯短了,便可把这个备用的及时换上,省的烧到半当中取出来拧干煤油再一根一根穿上新棉条。这只备用灯芯估计是当时还没等到它用上,就已不用煤油炉了。虽然白色的棉线已泛黄,但还是挺结实。

  我居住在上海杨浦区的“棚户区”半个世纪,是煤油炉陪伴了我整个小学时代。9岁丧母的我与父亲相依为命,每天早晨父亲赶着上班,我上学前就用煤油炉烧泡饭。中午回来再用它煮面条。实际上,煤油炉的功能只能是热热饭、煮面条,基本不用它烧生的食物,因为当时煤油是限量每月每户一斤,所以要省着点用。而晚上做饭,就要生煤炉了。

  开始我家和邻居们一样烧的是煤球炉。生炉时先用废纸引燃细柴禾,再加粗柴,待柴禾全部燃起就把煤球放上。柴禾也是计划供应的,每月每户四斤,如果天天生煤炉,四斤柴禾根本不够。于是,我星期天经常和邻居的孩子们去郊外捡柴。后来柴禾店供应一种木屑与煤粉粘合的叫“煤砖”长方形引燃物,回来掰开如煤球大小,只需细柴禾引燃它再放上煤球就生好炉子了。烧煤炉很脏,加上家里原本不怎么宽畅的地方放上煤球、柴禾,还有引火的纸屑、稻草、刨花等,就更显得拥挤逼仄、杂乱不堪。

  之后煤球炉又改为煤饼炉,那蜂窝状的圆柱体代替了散装煤球,引燃方法与煤球炉一样。虽然煤饼燃烧完可以用火钳夹夹出,没有煤球炉钩通煤渣时的灰沙飞扬,但出炉的煤渣总归污染环境,且生炉子时烟雾弥漫,即使人在上风用芭蕉扇扇炉口,碰到回旋风倒刮,也抢得够狠。如果早晨周围家家生煤炉,那整个弄堂被烟笼罩,只得把门窗关的严严实实……看到此情此景,我就会羡慕烧煤气的居民,心想何时我们也能改变“草棚棚、烂泥路,给水站加煤球炉”的“下只角”状况?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我们的生活开始悄悄发生变化。除告别“给水站”、每户自来水安装到家外,弄堂又铺成了水泥路。之后与我们朝夕相处近30余年的煤炉被送进了“历史博物馆”,家家户户都烧上了液化石油气,干净、方便的煤气灶代替了过去烟熏火燎、笨重龌龊、污染环境的煤炉。液化石油气不仅担负着厨房的功能,接上分管、装上淋浴器还可以洗上热水澡……

  本世纪初,我居住了50年的“穷街”被列入旧区改造计划,我家在拿了动迁款加部分贷款后买了三室一厅的二手房。望着坐落在五楼的装修一新的双阳台新房和新的煤气灶台,父亲乐得合不拢嘴,因为他半个世纪的“能住上楼房、能烧上煤气”的梦想今天终于成为了现实!妻子也高兴地称赞管道煤气比液化气钢瓶方便、舒适多了,今后不再有换钢瓶的麻烦了。

  几年前,我们这片居民区使用的煤气改为了天然气。开始我不知为何要换天然气?天然气跟煤气有何区别、它有什么优点?后听上门来调换灶具的燃气公司师傅介绍,煤气和天然气的区别在于性质不同,煤气含有水分、集油和灰尘等杂质,输送压力较低。而天然气不含杂质,热值高、火焰传播速度慢、输送压力高,尤其是以甲烷为主的天然气较之含一氧化碳为主的煤气更加安全。看着新颖灶具火孔里喷出的主火、长明火蓝色火苗,女儿形容它犹如“舞动着的妙曼身姿”。

  是啊,从我们家燃气灶具的变迁,反映了百姓生活的不断提高,更是城市发展缩影的真实写照。如果没有改革开放的熊熊之火注定把陈旧的生活方式全都烧掉,我们就不会有经济强盛的烈焰在闪耀。站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迎接建党一百周年的门槛上,让我们的希望被激情点燃,释放出昂扬的壮志与情操,双手为伟大祖国添薪,在胸中升腾起一簇簇“中国梦”的火苗……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生活,在燃烧中变迁
倾听要趁早
云和旭日
不是那个八月,也不是那个秋的“水样年华”
梦里水乡
《静静的树林》
新引擎新标杆
虹口报副刊04生活,在燃烧中变迁 2020-09-14 2 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