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不是那个八月,也不是那个秋的“水样年华”
  ■施以钧

  八月份的上海天气什么样?时下已进入立秋的八月是秋天吗?你喜欢八月吗?这一连串的问题,会牵扯出许多一连串的回答。比如,岑参的《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比如,出自杜甫的“八月秋高风恕号”;比如宋代诗人寇准,古诗“八月西风蝉噪中”;又比如,《诗经·七月》讲到“八月载绩”“八月其获”“八月剥枣”“八月断壶”意思为,七月里可以吃瓜,八月到来摘葫芦,还有,在高温湿热的时节,我们总是与美满状的水果相逢。再如《本草纲目·果五》,大医李时珍素有行善扶危之举,其劝诫之言也文绉绉得叫人喜欢。等等,物候气象。如果能够认真观察和思考,就能够发现周围事物变化的规律,并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就如人生活在大自然中,感受四时交替,感受万物变化,秋情各异。

  但,八月的上海天气,依然是骄阳似火,上海的热,是那种酷热,有时还会感到闷热,热浪袭人,而且今年已经有20多天连续发出近35度以上高温预警,甚感到让人不适。因此,八月份的天气,是夏天还是秋天,对于这是那个八月,那个秋,而按照在古代时的说法,孟秋是七月,仲秋是八月,季秋是九月。因此到了这个节气的八月不是我们要说的这个八月,这个秋。但是我要说,是公元纪年的阳历八月,以及发生在阳历八月的这个秋。其实,以赤道南北半球的分界线,我国从9月21日左右是秋分,就是在这一天平分秋季,而秋季有3个月,从9月21日减去一个半月就是秋季的开始,所以大约在八月初就进入秋季了。由此,一般正阳历八月初立秋。

  然而在阳历八月份的天气,也是个有点儿尴尬的困惑,或暖味的月份。难道是夏天呢,还是秋天?按照二十四节气的时令推算,应该是秋天了,即上旬为“立秋”,下旬为“处暑”,一个月份里包含了两个秋天的节气。如果按照这么解释,实则,这个八月份,假秋真夏,暑热依旧当头,可以说:“秋凉还在路上”。你看,一年中,最闷热的三伏天,有近三分之二的日子都“伏”在阳历八月,岂能不热?让我想起以前在夏天的往事记忆,在八十年代的上海,为了纳凉,那时候每天在纳闷的高楼阳台里露天酣眠,在暑气蒸腾的马路上,顶着烈日,去赶公交车上班,那一段日子,为了补习语文数理化文化,一个人蜗居在一间房里通宵达旦学习,酷热的天气似干什么也提不起精神。在这样炙热难耐的情况下,又持续攀升的气温,在那个年代能够引领我们从容舒缓凉凉的生活,唯一就是靠电风扇,或者浸在浴缸的水池里了。那时生活在三伏天中,甚觉得这个阳历八月是有点儿不讨喜欢。人们喜欢秋,但不喜欢发生在阳历的秋,因为阳历秋酷热如虎,远不是秋。前面说到的那个八月,雪啊,风啊,蝉啊,什么的,指阴历八月,是阴历八月才有的那个实打实的阴历秋。自仲秋至深秋,大自然演绎着最本质、最像样的秋。金黄、橙红、谷登、稻香,加之中秋月的渲染,秋天成了辉煌、美满、团圆的象征。这些,见怪了,先搁一搁。我想多关注的,是眼下这个阳历八月,阳历秋。

  阳历八月有点儿捉弄人。上旬,节气上的立秋,并没有带来些许凉意。秋不高,气不爽,热辣辣,闷兮兮,老天在吭哧着最后的暑气。直至下旬,处暑不声不响地当值得了。有人说,处暑即出暑;也有人说,处暑是止暑。意思差不多,出也好,止也好,反正就是不暑了。暑离伏走,凉风渐起于苹末,气象意义的秋天终于始露声相。说来也怪,搭上处暑,秋就来了。

  “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处暑无三日,新凉直万金”。处暑即来,日不足十;七夕弄纤,金风玉露。阳历八月因此而精神一振;暑凉相接由之而自然节序。此一旬,有担当,有雅度,温润可心,弥足珍贵。难得引出陆游一句赞叹:“四时俱可喜,最好新秋时”。新秋不事声张,悄然而至;然时短瞬逝,常被一笔带过。乍见她时,一番水洗模样,素秋也,清秋也。一杯清茶,一缕清烟;一阕清笛,一声清昆;一帘清雨,一种清欢。清秋当如是。正所谓,阳历八月暑生愁,热气困在最高楼,但等处暑搭头起,清秋一别入仲秋。

  其实,八月的雨,依然倾泻如注,疯狂地滴落在脸颊,有如恋人的亲吻,让人感觉冲动;八月的人,因此这个忙碌的七月,来不及告别。匆匆忙忙,步履不停,酸甜苦辣,自有一番滋味在心头。青天有月来,所以阳历八月,面对酷暑,应该给人多一点耐心、开心、热心、真心、关心、爱心、童心,愿都快乐生活每一天。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
   第04版:副刊
生活,在燃烧中变迁
倾听要趁早
云和旭日
不是那个八月,也不是那个秋的“水样年华”
梦里水乡
《静静的树林》
新引擎新标杆
虹口报副刊04不是那个八月,也不是那个秋的“水样年华” 2020-09-14 2 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