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云南路:吃过一条街,爱上一座城

  ■陈茂生

  外地朋友发来微信:听说云南路拆掉了?以后“大世界”白相好,到哪里吃东西填填肚子呢?我这里心想想:怎么可能?上海有条云南路多不容易,怎么可能拆掉?肯定越来越漂亮。而云南路有当下这番风光和与之毗邻的大世界还真的不无关系,在漫漫的历史演绎中形成的吃喝玩乐一条龙,还会伴随无数在上海生活、到上海体验的人们。

  若回1865年12月的上海,在仅“巴掌大”的地方有26条有名有姓的马路,云南路已赫然立于其间。1928年运营十多年的“大世界”扩建形成如今的规模,但那时云南路才有一个固定的小吃摊。以后十几年里“大世界”名声大振,以至于有“不去大世界,枉到大上海”之说。而“打烊”后意犹未尽的芸芸众生、疲惫不堪的演职员走出“大世界”时已灯火阑珊,正当饥肠辘辘的他们四处张望时恰有葱姜融合、饭菜醇熟的香味飘然而来,循味而去,不远处一张张长凳方桌上,有大饼油条粢饭豆浆,白斩鸡白切羊肉鸡鸭血汤牛百叶……众人便大快朵颐。于是云南路也跟着“闹猛”起来,即有了“白相大世界吃吃云南路”的说法。1940年16岁的小绍兴章润牛到上海跟着父亲做生意,逐渐摆起粥摊并有鸡头鸡脚佐餐,以后专攻白斩鸡并渐成气候。1946年云南路上已有46个摊位,多为“沪漂”外乡人经营的价钱不高风味鲜明的各地小吃。久之,便成为大江南北名点美食集聚之地。以后大世界曾改名游乐场直到1987年1月重归“大世界”名号,云南路上的众摊位也联合组建了饮食公司,但终与加工组、小集体的草根属性脱不了干系。

  现代社会中儿女成家了,看得见、够得着是父子、婆媳之间的最佳距离;彼此是独立个体有空可以相互照应;上海人形象地称为“一碗汤的距离”。从云南路走到大世界区区200米里信步走一趟,大冬天端一碗油豆腐线粉汤不会凉,大热天拿一根雪糕大棒冰不会化。再以后,无论拿着啥新玩意跑来跑去,云南路和大世界相依相存的格局终不会变。

  但想算清爽,到底是谁借了谁的光、谁又蹭了谁的“烊头”,真是个蛮有意思的问题。在一段时间里当然是云南路“借了”大世界的“烊头”。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包装”云南路时直接取名“大世界美食街”,到1998年才有“云南南路美食街”的名份,已将盐水鸭、排骨年糕等纳入麾下的“小绍兴白斩鸡”在路口竖起牌楼,上有“小绍兴集团”几个大字。2008年云南路经历又一次市容整新,拆除19处违法建筑,更新965平方米店招,倚靠大名鼎鼎的“杏花楼”,粽子烤鸭生煎西餐等各路“领衔”品牌由此入驻。凤凰涅槃后风生水起的“云南路”已是美食、名点、名牌“杠杠”的代名词,因此就有了“吃好云南路兜兜大世界”的转变。当然,“一个好汉三个帮”不能忘记中间还有个剧场“共舞台”。

  上海不乏美食,但留驻人们记忆的通常不是辉煌大堂与美酒丰宴,只有“草根”的经济实惠才会有庞大的粉丝群,在烟火气中聊聊那些老字号当年的传说,在守陈和求新的变化中让年轻的后浪、持重的前浪“吃过一条街,爱上一座城”。过往的云南路就已如此,以后也不会让人失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防疫知识
   第04版:副刊
云南路:吃过一条街,爱上一座城
追波逐浪
龙泉宝剑博物馆参观记
非凡的征程
美丽广场舞
《心中的睡莲》
二十年后,再看北外滩
《道德经语录》
虹口报副刊04云南路:吃过一条街,爱上一座城 2021-04-08 2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