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龙泉宝剑博物馆参观记

  ■吴兴意

  一提起宝剑,人们马上便会想起“干将”与“莫邪”,以及他俩铸剑的故事。相传春秋战国时,吴国有夫妻干将与莫邪为铸剑能匠。某日吴王阖庐使干将铸剑,干将久炼铁水凝而不流。其妻莫邪甚是不解,乃问丈夫。干将答曰:昔先师欧冶子炼铁铸剑,曾以妇女许配于炉神,铁水即流。莫邪闻之义无返顾,立马纵身跃入炉中,铁汁立即流出,遂铸成二剑。雄剑名“干将”,雌剑称“莫邪”,剑之精美锋利名闻天下。那么,这里干将提到的欧冶子又是一个咋样的能工巧匠呢?

  原来欧冶子为2500多年前战国人,工于铸剑。当他云游江南,某日来到今浙江西南秦溪山这个地方,发现此地蕴藏优质铁矿石,山麓又有一泓湖水,青纯甘冽,为铸剑淬火提供了优越的条件,从而断定这里为铸剑之宝地,遂决定留下。不久果然铸得好剑,最著名的三把分别称“龙渊”“秦阿”“工布”,并将铸剑之地取名为“龙渊”。及至到了唐朝时,为了避高祖李渊名之嫌,而改地名为“龙泉”,一直沿用至今(今龙泉市),而龙泉宝剑经2500余年的制造与研究,发展至今具有“坚韧锋利,刚柔相济,寒光逼人,饰纹精美”之特点,成了当地一大名牌产品而声名远扬。

  其实有关龙泉铸剑的盛名,笔者早有所闻。早在三四十年前就偶有报刊介绍过龙泉宝剑质量的精美优良,什么寒光闪闪啦,什么削铁如泥啦,真是精美绝伦,天下第一。多少年来我一直很想去龙泉看看,去观赏龙泉铸剑这门工艺的绝技,去饱赏中华文化这朵奇葩之精美。

  去年十月下旬某日,秋高气爽,风和日丽,我与家人终于来到了浙西南偏僻小城——龙泉市。在龙泉两天时间里,我们先后参观了龙泉宝剑博物馆与沈广隆剑铺。

  本文主要回忆那天我们参观龙泉宝剑博物馆的过程与收获。龙泉宝剑博物馆坐落于龙泉市老城西九姑山麓公园内。博物馆上下二层,一楼主要阐述制剑的历史,二楼着重展示各类剑及大刀的实物,楼下大厅四周墙上布置图文,主要介绍剑的发展历史,大厅二三具玻璃柜内展有少量剑的实物样品。从图文及剑实物的展示中,我们了解到我国制剑始于春秋晚期,已有2500多年历史。剑在中国古代传统冷兵器中具有特殊和显耀的地位。作为一种短兵器,剑最大的优点无疑是可以随身携带,以备防身之用。随着剑的功能不断扩大与转化,形制不断演变和美化,剑越来越受到当时人们的珍爱,于是就成了“宝剑”这个复合词了。那么剑起源于何时,可能没人讲得清楚。但是作为一种纯兵器,毫无疑问最早出现的是铜质剑。而出现于春秋战国时期的“越式剑”,才是真正的早期的剑了,也是铜剑时代最光辉灿烂的代表。《战国策·赵策》有记载:“夫吴干之剑,肉试则断牛马,金试则截盘匜。”

  在制剑方面,战国秦剑始终为佼佼者,领先于其他诸侯国。由于剑身较长,剑刃锋利,所以实战中秦剑更能及早刺中对方。又因剑茎较长,故而既可单手持剑,也可双手握剑,在使用上更灵活,更方便。可以说秦剑继承和发扬了春秋制剑的技艺,将冶炼和制造技术提高到了一个新水平。至于最早的铁剑应是1990年在河南三门峡虢国贵族墓出土的西周晚期玉茎铜芯铁剑,但十分稀少。此后经过春秋战国、西汉,到了东汉,形势大为改观,铁剑最终完全取代了铜剑。这时随着汉王朝力量的强大和疆土的扩展,各民族之间频繁的战争较量及广泛的文化交流,导致铁剑归于统一,尔后不久剑作为一种武器就渐渐退出战场,其功能发生了变化,其式样越来越丰富,纹饰越来越华丽,譬如,王公贵族的“玉具剑”以及晋代上朝所佩的“班剑”等都成了高身份、重权势的象征,代表了一种威严显赫的地位。以龙泉剑为例,正如三国时曹植所言:“美玉生磐石,宝剑出龙渊。帝王临朝服,秉此威百福。”清末秋瑾曾曰:“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一楼大厅,还列表简述了制剑的主要步骤,其中最为关键的剑身锻造一项就有五大工序。1.捶打:将铁块加热到高温,然后反复多次渗碳锻打,形成宝剑的最佳雏形。2.刨锉:用钢刀削锉,使剑身厚度适中,剑脊于剑刃之间呈一定坡度,剑脊须居剑身正中,成一条直线。3.磨光:将锉好的剑置于错石上进行磨光。先粗磨,再细磨。4.镶嵌:磨光后,在剑身上用钢针镂刻所需图案、剑名、店号,嵌上赤铜,经镏铜处理后,再磨光使之呈现出熠熠光亮的金色。5.淬火:运用传统淬火方法,使剑身达到刚柔相济的效果。

  在二楼集中展出了春秋战国以来我国各地制造的一些刀剑的样品及龙泉宝剑的精品,包括曾被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一些外国首脑以及我国某些文化名人所收藏的龙泉宝剑。其中毛泽东主席收藏沈广隆宝剑(1956年)、尼克松总统收藏沈广隆宝剑(1972年)、乔石收藏长寿剑(1997年)、胡锦涛收藏乾坤剑(2009年)、孟建柱收藏君子剑(2018年),此外阿曼苏丹国王卡布斯收藏玄武剑(2008年)、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获赠乾坤剑(2015年)、智利前总统爱德华多·弗雷收藏沈广隆和合宝剑(2019年),国民党要人蒋介石、白崇禧、黄绍竑、俞济时以及陈嘉庚、启功、金庸、王军霞、钱文忠、马云、莫言等人均收藏有各式龙泉宝剑。

  在所展出的众多的宝剑与大刀中,有一把抗战大刀高高挂在二楼展厅的墙上,引起了我特别的注意。大刀长867毫米,重1186克。大刀历经沧桑,锈迹斑斑。我想,当年我国军民常常就是凭借这样古老简陋的兵器杀向日寇,“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得鬼子丢盔卸甲,抱头鼠窜。一把普通的老式抗战大刀,刀面早已斑驳不堪,刀刃早已严重剥蚀,然而就是这把废旧的抗战大刀,一件珍贵的在抗日战争中屡建战功的历史文物却深深地吸引着来此参观的群众,深深地吸引着我。我对大刀看了又看,端详了很长时间,感慨万千,浮想联翩。就是因为有了这把抗战大刀,大大地为龙泉宝剑博物馆增光添彩,从而极大地激起了来此龙泉宝剑博物馆参观的每一个观众强烈的高昂的爱国热情,牢记历史,不忘国耻,决心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的腾飞作出贡献。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防疫知识
   第04版:副刊
云南路:吃过一条街,爱上一座城
追波逐浪
龙泉宝剑博物馆参观记
非凡的征程
美丽广场舞
《心中的睡莲》
二十年后,再看北外滩
《道德经语录》
虹口报副刊04龙泉宝剑博物馆参观记 2021-04-08 2 2021年04月08日 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