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副刊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9月13日 星期一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一张蜘蛛网

  ■崔立

  隐约听到似东边的方向枪声大作,他躺在床榻上,侧着身饶有兴致地看着不远处墙角的一张蜘蛛网。身边年轻的警卫员,在当初进屋时,第一反应是要去除这张蜘蛛网,却被他一把叫住了。

  他说:“小鬼,留着吧,这张蜘蛛网织起来不容易,要历经多少的风吹雨打。”

  这话儿,说得年轻的警卫员一愣一愣的,首长是糊涂了吧?这明明是屋子里的蜘蛛网,怎么就会遭遇到什么风呀雨呀的啊!

  警卫员摸不透的还有一点,明明前些天,上级来指示,说他受伤了,要接他到后方去疗伤。

  他固执地摇头,说:“我去啥子呀,这点伤算个啥,我还没到退出战场去疗伤的时候。”又说:“战士们都在这里,我怎么可以退呢!”

  几个奉命接他的军官再三恳求,说:“首长,别为难我们了,你受的伤不轻,还是跟我们去吧。”

  他挥了挥手,还顺势地从床榻上下来,要走几步给他们看。他走得很坚定,但警卫员还是看到了他额头上隐隐沁出的冷汗。走了十几步,他似乎吐出一口大气,说:“怎么样?我没问题吧。”

  想至此,警卫员不由又看了他一眼,他在床上居然已经直起了身子,眼神还专注地盯着蜘蛛网。外面这会又突然风雨大作,果然有风雨呼呼地从墙体的缝隙中钻进来,打在这蜘蛛网上,摇摇欲坠间,几乎要把整个网都要吹没了。

  战事越加吃紧,前方的指挥官向他汇报战况,又忍不住说:“首长,你还是往后方转移吧,我担心,万一敌人攻上来……”

  他板着脸,重重地拍了那硬实的床板,砰的一声巨响!他吼道:“万一万一,要真有万一,那又怎么样?我们退了,这里的老百姓怎么办?我们新四军不是打一枪就跑的队伍,这么容易退缩,怎么让老百姓信赖我们!”

  指挥官被说得脸像酱鸭子,说:“我……”

  他面色稍显缓和,说:“告诉前方的战士们,他们辛苦了,再坚持坚持,我们一定能全面击溃敌人的反扑。”

  那一晚,敌人的炮火猛烈轰炸,炸塌了屋子的一角,有一块碎砖几乎贴着他的额头飞过去,几个警卫员冲进了房间,要背着他走。他倔强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年轻战士,说:“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这里是前线。我不能离开前线。”那个年轻的警卫员急了,说:“首长,你必须走,你一定得走!”看他没什么反应,这个年轻人又近乎大喊:“首长,不要犹豫了,好不好?”话说出口,警卫员自己都愣住了,还从没有人敢这么和他说话。以为他会发火,谁知道他居然笑了,说:“小鬼,这点算什么呢?别忘了我可是从血泊中爬出来的人。”他躺在床上,继续安然的睡。警卫员惊诧地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一早,阳光从被炸开的屋顶钻进来,他还在看那不远处的蜘蛛网。炸弹也波及了蜘蛛网,有只蜘蛛毫不避讳地在支离破碎的网间修补着。他有了笑意,缓缓地下了床榻,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这张蜘蛛网和上面的蜘蛛。他躺了好些天的床,已经可以缓缓行走了。他的起色也好了许多。警卫员要去扶他,他的手摇了摇,意思不要。

  有一会,他说:“小鬼,你要明白,只有历经过无数次的断线,再反复修补,这样的蜘蛛网才能更坚韧。这支离破碎的蜘蛛网和蜘蛛,何尝不像我们的共产党队伍呢?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们会坚忍不拔,一直抗争下去。”又说:“离开前,你要记住两点,你和其他同志说一下,第一,要给老乡把这屋顶补好,第二,把这屋子的墙体缝隙也补好。”

  这个1936年冬天,他被国民党清剿军困在梅山20天,却毫不退缩,视死如归,坚定地选择和队伍在一起,也写下了《梅岭三章》藏于衣底,作为自己的绝命诗:

  “断头今日意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南国烽烟正十年,此头须向国门悬。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

  投身革命即为家,血雨腥风应有涯。取义成仁今日事,人间遍种自由花。”

  他是陈毅。

  一个无比坚韧,充满信念的共产党人。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媒体搜索·防疫知识
   第04版:副刊
晶莹的玛瑙(四章)
一张蜘蛛网
《意气风发》
《秋月静好》
厘正史实以正视听(一)
小费老师
撒哈拉沙漠的晨曦
虹口报副刊04一张蜘蛛网 2021-09-13 2 2021年09月13日 星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