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专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2年06月17日 星期五 出版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鲍奇将军的传奇人生
鲍奇同志
市委书记李强看望鲍奇同志
2015年9月3日,鲍奇同志在阅兵抗战老兵车队中
作者吴德胜与鲍奇合影

  ■吴德胜 马冬青

  大家是否还记得,2015年9月3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上,在抗战老兵车队第一方阵中,有一位91岁的老兵向主席台敬礼,接受习近平总书记的检阅。老兵叫鲍奇,今年98岁了,居住在虹口区凉城新村街道的一个干休所里,每天坚持健身走4000步。今年是他入党80周年,近日,我上门拜访了老将军,亲聆了他的传奇人生。

  家中供着灵位的“活人”

  鲍奇是江苏无锡人,1924年5月出生于上海。1941年,17岁的鲍奇正在闸北虹口交界处的老北站附近读初中,正是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时期。鲍老告诉我,他当时还不知道班主任其实是一位中共地下党员,当班主任问班里的同学“要打日本鬼子吗”时,鲍奇毅然报了名。他回忆,参与抗战一是不能跟家人讲,二是走的那天什么都不能带,像往常一样只能背个书包佯装上学。那天,他背着书包来到吴淞口,班主任给他的暗号很简单,第一站是“一”,食指向上喊“一”,接应人把他带到江边乌篷船码头,然后第二个暗号是“二”,有人让他上船,从未坐过船的小鲍奇晕船吐得翻天覆地,总算来到了江苏启东,船老大指着一条小路让他喊第三个暗号,也就是“三”,他一路伸着三个手指,一路喊“三、三、三”。一位年轻人把他带进了一间小屋。哇!班主任与三个同学都在。从此,17岁的鲍奇正式成为新四军东南警卫团的一名战士。

  鲍老话锋一转,告诉我一件有趣的事:1949年解放上海时,他随部队打回了上海。他向部队请了假,找到了老闸北的安庆路家里看望爸妈,走进里弄,邻居一个也认不出他,爸妈一时也愣住了,哪来个当兵的?“你是谁?”“爸爸妈妈,我是你们的儿子鲍奇啊!”他一眼看到家中供着自己照片的灵位牌,一把抢过来扔在地上。“我还活着呀!”泪流满面。他的父母见到“完好无损”的儿子后,喜极而泣:“这么多年没音信的儿子竟然还活着,还成了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18条自律准则

  在鲍奇的人生中,有两次在天安门的经历令他难忘。一次是1952年,他作为志愿军归国报告团,到北京上天安门观礼,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并合影留念。另一次是2015年9月3日,他作为抗战老兵,参加了天安门广场举行的“9·3”大阅兵。

  按理讲,这位功勋卓著的抗战老兵本可以享受清福、安度晚年。1977年,53岁的他回到了东海舰队上海基地,担任了基地副参谋长。他要亲自参与人民海军的壮大发展,见证水面舰艇的升级换代。改革开放后,他又分管东海舰队和海军上海基地的后勤保障工作。从战争时期的战士,到和平年代的建设者和开发者,鲍奇始终严格要求自己,给自己定下了18条做人准则。

  “几十年的革命廉洁奉公,不要被钱攻破,手莫伸。”“胜利、顺利的时候,就要想着困难的到来;一旦困难来临要沉住气、不要伤心、灰心,要冲过去。”“以真理围绕同志,坚持公道,切忌我字当头。”“同志之间一起工作,有了风险要挺身而出,不能缩着脑袋,推诿责任。”……他说,这18条规则一直伴随自己左右,让这一生过得非常踏实。

  鲍老告诉笔者,就是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我们还是取得了胜利。“最重要的是得人心。当时许多老百姓冒着严寒、顶着枪林弹雨来给我们送饭、送生活物资,至今我也难忘。现在过上好日子了,我们更应该不能忘本。”

  光荣离休后,鲍奇也成了上海百老德育讲师团和上海市百名将军活动中心的成员。这些年,他每年都要多次去学校、到社区、赴企业宣讲战斗故事,回忆峥嵘往事,传播红色基因。2020年疫情期间,他通过新四军研究会,捐献1万元,支持抗疫斗争。

  鲍奇将军的一生,历经硝烟与战火,也见证了改革与发展,更是亲身感受一个国家和民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波澜壮阔的伟大历程。他无比感慨地说:“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1年,党的二十大也将在今年召开,我特别荣幸可以见证这个伟大的时刻。现在我们党将继续带领我们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勇前进。我衷心希望大家听党的话,跟党走,把自己培养成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优秀建设者和接班人,跟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奋斗终生。”

  身经百战 智勇双全

  1942—1943年,是中国共产党抗日根据地抗战最艰苦的阶段,日军开始对根据地进行“清乡”和“大扫荡”,鲍奇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怀着抗争到底的信念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因为文化程度相对较高,参军后鲍奇先被安排做文书,后来又从事机要工作,翻译密码电报,曾专门负责收发所在团部与陈毅、粟裕等领导同志往来的电报。

  要说鲍奇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打过多少次大仗,他自己也说“数不清”了。当兵的人“天天都在打仗”。印象深刻的几仗是“反清乡、反扫荡”战斗、苏中七战七捷战斗、孟良崮战斗、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一江山岛战役、解放东南沿海战斗及抗美援朝战争等等。屡建战功。

  前段时期,电影《长津湖》的英雄们深深地感动了全国亿万观众。鲍老至今还记得当时入朝前的场景。他告诉笔者:“志愿军第九兵团原是驻扎在四川北路的邮电大厦,后来转移到411医院对面(原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后,我们九兵团是10月23日接到中央军委命令准备入朝参战,那天我们就是从虹口区天通庵路的淞沪铁路上车北上的。”

  值得一提的是鲍奇的未婚妻程世萍也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相隔一天,这对情侣在第九兵团机要室见面了。谁都不知道对方也来到了朝鲜。可见,从事机要的俩人保密工作做得何等严密啊!他们俩都参加了长津湖战役的指挥联络工作。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回国后,鲍奇担任了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陶勇的秘书。在陶司令的关心下,程世萍也从朝鲜回到了上海。1952年底,陶司令自己出钱,在家为鲍奇和程世萍置办了一桌饭,宣布两人结婚了!

  鲍老还兴奋地说道,他儿子的起名与解放一江山岛战役有关,当时他在总指挥张爱萍将军身边做机要,当张爱萍将军得知鲍奇的儿子刚出生,就问鲍奇儿子的名字起了没有?鲍奇说还没起呢,张爱萍说,我帮你起一个吧,我们刚解放了一江山岛,为了纪念这次战争的胜利,就叫“鲍一江”吧,就这样,鲍老说起自己儿子起名的原因,至今还津津乐道的。

  【笔者手记】

  在凉城新村街道党群服务中心主任冯艳岚和副主任马骊的陪同下,笔者于今年元月20日拜访了仰慕已久的老前辈鲍奇将军。没想到采访鲍奇是如此的轻松。鲍老虽然98岁了,但精神矍铄,思路清晰敏捷。可能事先得知我要采访他,不等我提问,他就拿出了准备好的“阅兵集”、习近平总书记给上海新四军老兵的回信给我看以及市委书记李强看望他的照片,并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他革命一生的经历,神采飞扬。随即我们邀请他担任街道社区党校名誉校长时,他欣然接受。当得知我也在东海舰队服过役,他高兴地说:“好,那么我们是战友了!”采访结束后,我提出一起合张影,鲍老说好,并要穿上阅兵时的新四军军装,我怕他换装时受凉,他一再坚持要换。真不好意思,我只能服从站在他右边合了影。当我们告辞时,他一定要送我们到电梯口,我怎么都不让他送,他坚持说,你是海军战友,一定要送。我立马在电梯口向老将军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鲍老也立马回了个军礼。这一幕真的让我感慨万千啊!祝鲍奇将军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新闻
   第04版:专版
鲍奇将军的传奇人生
虹口报专版04鲍奇将军的传奇人生 2022-06-17 2 2022年06月17日 星期五